新闻
/
/
武汉疫情医护人员也缺氧“高反”
/
/
武汉疫情医护人员也缺氧“高反”

武汉疫情医护人员也缺氧“高反”

  • 分类:资讯动态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3-05 22:23
  • 访问量:
  • 【概要描述】

    武汉疫情医护人员也缺氧“高反”

    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资讯动态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3-05 22:23
  • 访问量:
  • 详情

             抗疫日记丨缺氧呕吐窒息感一次次来袭,但我必须站好这班岗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0-02-22  来源:澎湃新闻·澎湃号·湃客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丨郭慧琦(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护理部、华山医院第四批支援武汉医疗队)

     

    今天是我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ICU工作的第五天。现在是2月19日的下午4点。自从来到武汉,每一秒都如同《巴黎圣母院》里的那个大钟一样敲击着我的心,生活就是昂首前瞻。

    和往常一样,先穿全面型防护服,今天的医用防护面罩(N95)密闭性特别好,戴好检查口罩密闭性时口罩与脸颊之间几乎没有空隙,我很放心地进舱开始工作。

    进舱后,我慢慢地感觉呼吸困难,我尝试站在病房换气扇旁做深呼吸来调整,稍有好转。时钟走过了半个小时,今天的时间过得异常煎熬。这时,有个小伙伴因为缺氧头痛难忍,我立马接过了她的2个床位,其中1位是80岁的老先生,呼吸衰竭需要有创呼吸机支持通气的,发病前就有心力衰竭和肾衰竭病史,在做血透治疗。

    我告诉自己:“我不能停下来”,忍着隐隐的不适,马不停蹄地工作了3个小时,更换气管插管固定、吸痰、测血糖、完成静脉治疗……这时,突然有种窒息感充斥在身体里,我深切感受到了那种想要呼吸却无法呼吸的感觉,胃开始不停地翻腾,几乎要越过我的喉咙。但是,要知道在武汉疫区,医疗资源稀缺,每一件防护用品都是如此珍贵。我大口地呼吸来尽力汲取氧气,以缓解这种窒息感。

    这时,隔壁床位的一个年仅20岁的女大学生似乎看出了我有些不对劲,关心地问候道:“护士姐姐,你是不是不舒服了?”她那还天真无邪的语气让我心疼,她感染新冠肺炎前有5年的高血压病史,因为服用解热镇痛药引起的重症药疹,药疹累及胃肠道粘膜,连喝水都觉得喉咙疼,呼吸道粘膜破损加上新冠肺炎造成她呼吸困难,而此时带着面罩吸氧的她,还在关心我的身体!

    我猛吸一口气,提起声音说:“我没事,小妹妹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。她说:“我今天好像比昨天好一点儿,不要担心我。姐姐你是不是透不过气?要不你坐一会儿,会不会好一点。”因为我的岗位是危重症病房,送进来的患者大部分都是昏迷的,或者自顾不暇的,很少有和患者交流的机会,面对来自这个看起来很年轻却又很细心的病人的问候,我终于有一点儿忍不住了。“好,小妹妹,你今天看起来很好,各项指标也挺好的,我们一起加油。”我艰难地扬起了嘴角,虽然她也看不到。

    在小妹妹的一脸担忧下,我走到了老先生的身边,一边换床单、换尿垫,一边不停地告诉自己,一定要撑住。因为缺氧,大脑也产生了抗议,头痛欲裂。“不行,我要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。”我默默地对自己说。坚持做完手头的工作,我踉跄地走到了换气扇下面,深吸几口气,休息几分钟,果然头痛好像缓解了一点儿。于是,我又开始工作了,危重症病房的病人一刻都离不开医护人员,需要24小时的监护,随时可能发生病情变化,需要更多的关爱和呵护。

    可能因为忙碌加缺氧,窒息感又一次来袭,走出病房的那一瞬间,胃里一阵强烈地翻涌,我控制不住地吐了出来,因为严密的N95 和外科口罩两层防护,呕吐物全部兜在口罩里面,堵住了我的口腔和鼻腔,窒息感再一次来袭,使我完全无法呼吸。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我也慌了神。慢慢地呕吐物顺着口罩的缝隙流到了防护服里,流了我一身,凉凉的,但是随着在口罩里的呕吐物减少,我尝试着张开嘴巴呼吸,总算可以继续工作、继续说话了。几秒钟冷静下来,抬眼看了一下表,还有半小时交班,我决定克服一下,坚持到交班。忍着鼻子和嘴巴里都是呕吐物的不适,我把需要交接的事项写在纸上,一项一项地交接给下一个班的同事后,我终于完成了今天的任务,松了一口气。

    摘下口罩的那一瞬间,如释重负,氧气充满身体,自由呼吸的感觉真好。我希望每一位患者都能在我们的精心治疗下摘下口罩,相信畅快地呼吸的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。

   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,生命对于人来说只有一次,对于患者、对于我们都是如此。借用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里的一句话,我想说,“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: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,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;这样,在他临死的时候,能够说,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——为人类健康事业而奋斗”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2020年2月19日,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ICU)

    关键词:

   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    资讯动态

    资讯分类

    资讯动态

     

     

    公司新闻

     

    行业动态

     

    产品资讯

     

    品牌产品

     

     

    产品介绍

     

    产品展示

     

    问题解答

     

     

    营销网络

     

     

    各地经销商

     

    经销招商

     

    联系我们

     

    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陈家坪朝田村

               200号绅帝大厦A座4-3室

    邮编:400039

    邮箱:823530188@qq.com